返回列表 发帖

南子和我远征西藏

挑 战 雪 域 高 原
                      ——挑战雪域高原远征队滇藏行
2001年9月7日,我们“挑战雪域高原”远征队的队员和车辆在云南昆明集结。我们这次远征活动从昆明出发,途径大理、丽江、中甸、德钦、芒康、波密、林芝等地区,将历时7天,行程约2600公里。这是一条十分艰辛而又充满危险的路,《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这样形容:“这是一条世界上最困难最危险的路。”
9月7日、8日,我们所有远征队的队员都在忙着准备物资和检查调整车辆,大家反复地相互提醒着,想尽力把准备工作做得更细一些。5辆车都装满了食品、药品、备件、工具以及其他的必备物资,这次远征是对我们13名队员的严峻考验。虽然每个人都知道在今后的7天里会有无数的艰难困苦等着我们,但是在9日的壮行晚餐上大家还是豪情万丈,互相举杯勉励,因为大家对这次远征活动充满了信心。

[ 本帖最后由 孤独狙击手 于 2006-4-17 10:15 PM 编辑 ]
丽江古城.jpg

2001年9月10日           星期一             小雨
早晨我们的远征车队在蒙蒙细雨中出发了,今天的目的地是云南最美丽的城市——丽江。虽然要走大约600公里,但是平坦的公路和沿途美丽的景色让大家备感心旷神怡,心里充满着对辽阔的高天和“千峰竞秀、万壑争流”的青藏高原的渴望。
中午我们到达了古城——大理,在著名的大理三塔面前,我们也一样英俊潇洒。车队飞驰而过,吸引了许多路人驻足观看,也使我们队员心中也凭添了一份豪情。晚上车队到了丽江,大家丝毫没有感到疲倦,更对以后的行程充满希望。

图:南子在丽江古城
南子在丽江.jpg

TOP

2001年9月11日           星期二            晴
今天是我们行程的第二天,道路也变成了县级公路,很窄,有的地方还有土坑,但是金沙江边美丽的景色和滔滔的江水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使所有的队员都忽略了道路的变化。
从现在开始,我们就进入了山区,道路越来越困难,但是刚刚见到如此雄伟的崇山峻岭和巨石林立的路边悬崖及险峻的虎跳峡,使大家忘掉了驾驶的劳累,心情都沉浸在兴奋和激动之中。下午车队到达了云南的中甸,道路也变得更加泥泞起来,但在中甸大草原上出现的牦牛,使我们感到车队已经接近了西藏。

就在今天,我们在电视里看到了9-11事件的发生,我们看到双子世贸大楼被炸倒,都惊呆了,两名美国队员不停的往上海和美国打电话。我们在吃饭的时候对他们说:我们感到很难过,我们反对任何形式的恐怖主义!当时电视说至少死亡30000人,他们情绪受到了影响,尤其是丹尼尔,他说有3个朋友在世贸里工作

[ 本帖最后由 孤独狙击手 于 2006-4-17 10:36 PM 编辑 ]
安静的牦牛.jpg
野外的牦牛群.jpg

TOP

哇~~好棒哦!
这样的好图怎么才贴啊!
南哥好帅!

TOP

2001年9月12日             星期三         晴
我们今天的目的地是在云南境内的最后一个大城市——德钦县,从现在开始,我们就要进入了走也走不完的盘山道,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峭壁,这样的路我们要一直走到拉萨。今天我们的车队6过澜沧江,大家都开玩笑地说:“当年毛主席带领红军四渡赤水,我们今天是六过澜沧”。因为道路很险,弯道越来越多,1号车的队员不停的用对讲机为后边的车队通报路况和对面来车情况。晚上6点,我们到了德钦,住宿的时候,大家互相说:这是我们能住的最后一个旅馆了,再向前走,就不知道能住在哪里了。

[ 本帖最后由 孤独狙击手 于 2006-4-17 10:04 PM 编辑 ]
我们的车队在香格里拉.jpg
我在大理古城门外.jpg

TOP

原帖由 sunshine 于 2006-4-17 10:02 PM 发表
哇~~好棒哦!
这样的好图怎么才贴啊!
南哥好帅!



妹妹,我实在太忙了,呵呵,我比他帅!!

TOP

2001年9月13日              星期四          晴
这是我们行程的第四天,早晨出发还不到1个小时,1号车的向导通过对讲机向我们喊:“快向左边看,那就是闻名世界的梅里雪山的顶峰!”我们随声望去,看见一座孤立的雪峰赫然挺立在我们面前,它是那样的近,感觉是要向我们扑了过来。10年前的1月,攀登梅里雪山的中日联合登山队的17名队员遭遇雪崩全部不幸遇难,让全世界的人都记住了这座至今“只能仰视不能征服”的“处女雪山”的名字。梅里雪山的主峰卡格博峰常年被云雾遮挡着,甚至当地人也不容易看到它,有人统计过,说一年中能看到梅里雪山的概率仅仅为20%,据说能看到卡格博峰的人一般是与藏传佛教有很深的缘份的人,也许我们也是与藏传佛教有很深的缘份的人。车队停了下来,所有人都拎起照相机跳下车,可是不到一分钟,巨幕一样的云团就将顶峰遮盖的严严实实,再也见不到了,留给我们的依然是她神秘的面纱。
继续向前走,车轮卷起的滚滚烟尘挡住了后面车的视线,路上的滑坡也渐渐多了起来,山上不时又小石头滚落下来,打在车身上啪啪作响。有的地方山上的大水从路面一冲而过,使道路变成一道道沟壑和一洼洼的泥浆,很多地方我们要一辆车一辆车地慢慢开过去,到这时候我们已经真正感到了道路的危险,原来的豪情万丈已经被小心翼翼所取代。中午,我们在4200米的山顶吃午餐,大家用高压锅盛上泉水,艰难的将水烧开,泡上方便面,打开罐头,这已经是我们能够做的最丰盛的午餐了。
下午3点,车队就到达了当天计划中的目的地——芒康,因为时间还早,所以我们决定再继续向前走100公里。加油的时候,我们才注意到这里的90#汽油已经是每升4.05元了,通过用矿泉水瓶目检当地的汽油质量发现,这里汽油所含的杂质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所幸临行之前我们做了充分的准备,买了很多女孩子穿的丝袜,因为这是在这种条件下过滤汽油最好最方便的工具。加完汽油,我们穿过芒康县继续前进,从这里开始,我们就正式进入了“川藏公路”,大家都知道更危险更艰难的道路在等着我们。
晚上6点,车队停了下来,武警部队的工程兵正在前面抢修一段被澜沧江冲毁的路面,问一下负责道路封锁的小战士什么时候能让我们通过,回答说今天晚上也不一定能过去。我们心里非常着急,派人到最前边联系沟通,并找到了负责抢修的最高指挥官----一位武警上尉。20分钟之后,一个小战士跑过来冲我们大喊:赶紧通过!我们车队在其他司机羡慕的目光中从刚刚压平的石头土路上冲了过去。之后,路再次被封锁,我们心里暗暗感谢那位张上尉。天已经暗了下来,所有车都已打开大灯,在前边一个狭窄的拐弯处一个很小的塌方使一辆装满水泥的大卡车卡在悬崖边上,几乎一半的车身已经悬空,几个工人正在胆战心惊的往下卸水泥以减轻车体的重量,我们的车队艰难地从仅剩的路边挤了过去。晚上9点,我们终于到达竹卡兵站,这是为沿途运送军用物资的卡车提供休息的地方。连续几天的长途驾驶和高度紧张已经让我们身心疲惫,队员们吃过晚餐后简单地洗漱后都很快进入了梦乡。
虎跳峡.jpg
我们每天都要走的路.jpg

TOP

2001年9月14日          星期五           晴
这是我们行程的第五天,车轮下的道路都已经在海拔4000米以上了。中午,我们到达整个远征的最高点5110米的高处,这时高原反应开始令我们许多队员感到头痛、恶心、四肢发软,大家都抱着氧气袋吸个不停,不到5分钟,几袋氧气就被我们吸光。
下午3点,我们到达整个行程最弯曲的路段——72弯,从山顶望下去,山路就象一条巨蛇盘踞在高山之上,路上许多车都在走走停停,用望远镜向下侦察,原来修路队伍正在抢修几处因为塌方毁掉的路段。我们的车队一步步艰难地向前推进着,经过大约4个小时,我们才通过这些弯道,而这时车身上都是泥浆,脏的几乎看不出本来的颜色。
天又黑了下来,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峭壁,这样的道路对我们来讲已经是家常便饭。在一个转弯上坡处,一辆兰色大卡车在悬崖边熄火,在面向悬崖的一侧只留下一辆开拓者刚刚能够通过的路面,下面大约20米就是翻滚怒吼的雅鲁藏布江。我们一边盯着左边的卡车,一边监视右边的悬崖和滔滔的雅鲁藏布江,驾车的队友不停的询问两边的情况,几分钟之后,我们终于从大卡车边爬了过去。前边的路上仍然满是石头,很难相信这就是地图上那粗粗的国家级公路。路面在昏暗的灯光下难以看清,这时我们才注意到,车灯上面已经糊上了厚厚的一层黄泥。晚上11点,经过艰难而又危险的跋涉,我们终于到达了今天的目的地八宿县。

[ 本帖最后由 孤独狙击手 于 2006-4-17 10:19 PM 编辑 ]
七十二弯.jpg
塌方和滑坡是家常便饭.jpg
拍摄于海拔5110米的藏药红景天.jpg

TOP

2001年9月15日              星期六          晴
早晨,我们洗掉车身上的泥土继续前进,路变得稍稍好一些,大家的情绪也变得好起来。尤其是意想不到的是在这么遥远的地方,我们见到了一辆辽宁丹东到西藏慰问的客车,车上的辽宁老乡与我们亲切的打着招呼,大家相互祝愿一路平安,平时都感到很普通、很平常的几句祝愿话,在这里让我们感到很真切、很温暖。这一段道路很平坦,我们的速度也快了起来,但是这样的道路也时刻伴随着潜在的危险,开在最前面的1号车在以80公里的速度通过路中间的一个难以发现的方型大坑时,几乎撞断了右前轮的轮毂,迫使我们不得不拿起了修理工具。下午2点,我们到达了波密县城,加油站的小伙子用铁桶和矿泉水瓶为我们加油,如此简陋的工具更使我们感到川藏公路的艰辛。
前面的道路又变得糟糕起来,这是我们这几天来最差的路况,几乎是在雅鲁藏布江边的山坡上挖一条土沟而已,几天前的降雨使道路又湿又滑,有的地方仅仅是在路面铺上一排原木充当木桥,有的地方工人还在整修塌方下来的石头和泥土,这里就是闻名世界的拉月大塌方地区。几年前,这里发生了全世界最大的一次塌方,几乎整座山都塌了下来,修路工人用了大约两年半的时间才重新修通了川藏公路。正当大家在对讲机里互相提醒时,我们远征途中目睹的最大的一次塌方发生了,在我们车队前方约200米处,大约几千立方米的山石和泥土从山坡上滚滚而下,大家都目瞪口呆,这时我们都感觉到了自己的脆弱和渺小。等到塌方停止,我们到前面侦察路况,发现有几块办公桌大的石头横在路上,如果清除掉这几块石头,我们的雪佛兰开拓者使用四轮驱动是完全可以安全通过。我们试图清除这个路段,先指派专人监视塌方点,然后拿出所有能用的工具,撬辊、钢丝绳、千斤顶、铁锹。30分钟过去了,但最大的那块石头仅仅移动了不到30厘米。天渐渐黑了下来,继续清除已经无法保证大家的安全,无奈大家只好决定今天就在怒吼咆哮的雅鲁藏布江边露营扎寨,我们把后排座椅放倒之后后车厢变成的双人床保证了队员们的休息。

[ 本帖最后由 孤独狙击手 于 2006-4-17 10:17 PM 编辑 ]
松赞林寺.jpg
我们在虎跳峡.jpg
藏族妇女.jpg

TOP

2001年9月16日              星期日        晴
早上醒来大家齐心协力经过2个多小时的努力终于将几块拦路大石撬到江中,我们又可以继续前进了。车身糊满泥浆,道路变得更加难走,但是队员们充满信心,因为我们知道,如果顺利的话,今天我们就可以到达我们本次远征活动的终点——拉萨。
中午,我们的车队到达林芝,茂密的丛林加上柏油马路使队员欣喜若狂。加完汽油,询问当地人知道我们离拉萨只有200多公里了,而且路况较好,我们的车队的时速可以达到60公里以上。在离拉萨还有100多公里的山上,下起了雨加雪其中还夹杂冰雹,打在汽车玻璃上立刻冻成冰花。但车开到了山的另一面,又是艳阳高照,真是一山分四季,四季各不同。下午6点,布达拉宫在高原的骄阳下闪着金色的光芒终于出现在盼望已久的队员们的眼前。
2001年9月16日下午6点30分,挑战雪域高原远征队的13名队员,终于站在了雄伟的布达拉宫脚下。历时7天的远征结束了,我们都成了挑战雪域高原的真正的英雄。
雅鲁藏布江大转弯.jpg
我在澜沧江边.jpg

TOP

返回列表